宿迁在线,宿迁新闻网,宿迁信息网,宿迁信息港,宿迁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宿迁生活 >

昌邑市文山中学高三学子史可荣获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特等奖!

时间:2018-01-14 07:0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taffb.cn
2018年1月7日,备受瞩目的第二十届“语文报杯”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(高三组)现场决赛在山西太原圆满落下帷幕。在激烈的角逐中,昌邑市文山中学高三21班的史可同

2018年1月7日,备受瞩目的第二十届“语文报杯”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(高三组)现场决赛在山西太原圆满落下帷幕。在激烈的角逐中,昌邑市文山中学高三21班的史可同学不负众望,脱颖而出,获得现场写作决赛国家级特等奖。

史可,昌邑市文山中学高三21班学生,初中毕业于昌邑市实验中学,喜欢阅读,热**写作。2017年中华之星国学大赛初赛时的《国与民的富强》一文便入选《中华活页文选》,在第二十届语文报杯作文大赛中凭借《寻找上帝》一文入围现场决赛,在决赛中凭借《黄金时代》一文获得特等奖。为了实现成为一名作家的梦想,她积极参加活动,丰富自己的人生积累,不断完善自己:参与昌邑市文山中学初月文学社团的创建并担任编辑;暑假去新加坡在英国文化协会设置的机构参加文化交流,了解不同国家的习俗与文化;去北京参加中华之星国学总决赛,体验更加专业的辩论赛,进行情景演绎时担任小组组长,在与人交往和小组合作中锻炼自己……

相信在今后的日子里,史可同学会继续从文字中汲取奋发的力量,向着自己的梦想继续前行!

指导教师 姜惠民

姜惠民,高三、21班班主任兼语文教师,是昌邑市优秀教师、优秀班主任、教学工作先进个人,曾获潍坊市及昌邑市教学成果奖。2012年荣获潍坊市语文优质课一等奖,2013年被评为潍坊市教学能手。

相关链接:

“‘语文报杯’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”系全国中学生竞赛活动中的权威品牌,由共青团中央学校部、中国语文报刊协会、《语文报》编辑部、《语文教学通讯》编辑部联合举办。该项赛事一年一届,参赛学生已逾千万,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****影响,并得到了国内众多高水平大学的高度关注,在高考自主招生报名审核时,会优先考虑在该项赛事中获奖的应届高中毕业生。

附:史可参赛入围作品《寻找上帝》

寻找上帝

“我们路过高山,路过湖泊

我们路过森林,路过沙漠

路过人们的城堡和**园”

————朴树《旅途》

我在路上,也不知去向何方。

夜幕将至,背包里只有寥寥几样东西,少得可怜,此刻我正像一个拓荒者,以勇气充饥,欲望解渴。

抬眼望去,远处的山是只匍匐着的沉睡的野兽,今夜是风餐露宿还是直接上路?叹息声反复在我耳旁,又似来自远方,黑夜乔装打扮笼罩在头上。前方有股神秘的光,我注定是要跌跌撞撞。

继续走。

黎明将至的时候,我站在山头。

下山的路要好走得多,间或有些野**丛。前方是一片平坡,是一片绿嫩的鲜草地和人群,熙熙攘攘。我站在热闹之外,不由兴奋,跃跃欲试。脚步越发灵活。

待靠近,才发现怎么也无**触摸,我注定是个旁观者。

这里有十九岁的我,在喝二十九岁的我的喜酒。

她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,笑着招手。我突然像见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般哽咽,我问她:“你怎么样?”她笑着朝我点头。最**的人已经离去,东去日本,学业成功,女友温善,****美满。“你呢?”梦想鲜活,拼命**争。她仰头灌下啤酒。我敬她一杯,贺她挺直筋骨,不屈不服,贺她青春年华,有梦潇洒。我羡慕她,十九岁是个实现野心的好时候。

她向我指示,上帝就在那人群中。

我循她指尖望去。二十九岁的我被人群包裹,婚纱绚丽,可笑得难免落寞。

我到她身边,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肩上,又替她整理了裙摆。为何你所牵之人并非你最**之人,为何那个当初说要亲手把你交出去的人不在身边,为何这些都是我不熟悉的面孔。  她说,人潮涌动,难免冲走。

我再回头,已不见十九岁的我。二十岁可怕,我拔腿向前狂奔,来不及同她告别。

再转头,****成空,往事如梦。

我又路过山川湖泊,闲云野鹤,也追过一只乱飞的气球,又目送它远走。我路过人海潮潮,有无奈痛哭,也有自满于颓废生活,不知饥渴;有残存风骨,也有不敢蹉跎。有人意气风发,有人失魂落魄;有人****白头,有人哭着分手。有三十九岁的我仍然喜怒哀乐健在,未嫁,乐于流浪生活;有四十九岁的我仍步伐矫健追逐梦想,在文学路上终于不再摇晃,踉踉跄跄。

背包愈重,脚步愈重,心头愈重。

又到一个山头。

天大亮的时候我站在山顶望向远方,山坡野**遍布,山脚树木葱茏。我遇见了六十岁的我。

我眼中闪光,欣喜不已。她身边围绕着一群失散多年的朋友。我挨着拍过每个人的肩膀,尽管他们感受不到。“喂,老东西,开心吗?”她说无需挽留,尽着他们走,你要等候,岁月会开**。大家饮尽杯中酒,终会带着笑重逢。我不禁眼中浸满泪水,想替她问问为何选择离去最后又归来,也想问问她为何抛弃你的人你最后还要收留。她转动手中的手杖,孩子,老人们已无需再与世界对**。

她说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不禁有些迷茫与绝望。她说她也曾想过回到二十岁狂奔的路口,形单影只地逆着人流。她说,孩子,上帝就在前方。

我迈动脚步,朝她挥挥衣袖。

前方再没有山丘,只是一片旷野。太阳升起在东方的地平线,毫不吝啬地把光芒照在我身上。我突然笑了,原来走了这么久,我路过了一个女人的温暖和眼泪,路过了生命中漫无止境的寒冷和孤独,终于看到了,我看到了上帝。

十九岁,二十九岁,六十岁的我,在视野尽头招手。

我松了口气,真想流泪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